• 2017-03-17

    断绝

    事实上,我已经很久写不出东西了。一个绝望的我,坐在电脑前,仿佛面对着一片未知的深渊,我怕了。我怕这样的日子一天一天的重复,直到那个人人都在等待的终点的到来。我偶尔会幻想着有一天我会重拾队生活对爱的热情,那是多美丽的一个奢望,犹如这世上最富有的人要求长出一对翅膀。
  • 2012-11-20

    老崔

    再听《混子》,就感觉旧社会在菜市口扎堆看砍头的老百姓。其实每个人都在看着自己被推上法场。砍了,还爆发出一阵叫好。老崔的力量在于至今仍然在告诫自己也告诉听得懂他的歌的人,别被别人砍了脑袋还在为刽子手喝彩。
  • 2012-11-19

    恍如隔世

    上次来博客,写的是老安哲出新片了。隔了这么久再来,老安哲已经驾鹤西去了。我们就在这样的时间线上无情的老去。
  • 2010-04-28

    THE DUST OF TIME

    老安哲又出新片了。

    最近我每天早上醒来时,水从我的掌心滴落,有那条河的味道。

    多美的台词啊!

  • 2010-02-28

    谈到上帝

    我找了一晚上,居然没有找到<达芬奇密码>恨死我了。另外,在回家的路上我在想如果有上帝存在的话,不管他是耶和华、玛利亚、耶稣还是安拉或是别的什么神,他一定犯过错误,于是导致几千年来他一直在收拾自己留下來的这个烂摊子。这让我想到<骇客帝国>,等到摊子烂到无法收拾的时候,上帝就该全部清空内存重新洗牌了。无论你信不信他。那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上帝要让那么多人信他?我有一个大胆荒诞的想法:在那么多人同时想一个问题或说他们的大脑产生相同或及其相近似的活动时应该可以积少成多地产生巨大能量的脑电波(暂且这么叫着,这...